(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HkClub01     2016-12-03     282     檢舉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Sri向記者承認收到不少男網友問價,但她堅稱自己不是妓女,不會從事性交易。

你家印傭另一面

英籍銀行高層 Rurik Jutting( 31歲),一四年十月底和十一月初,在其灣仔嘉薈軒住所內,先後虐殺兩名印尼籍妓女 Sumarti Ningsih和 Seneng Mujiasih,事件轟動全城。這宗兇殘的謀殺案,上月在高等法院開審,被告被控兩項謀殺罪,陪審團最終一致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案件開審時,百多名在港印尼傭工在維園集會,高舉標語叫停止暴力對待女性移民、保護所有移民等口號,希望藉集會引起社會大眾關注在港外傭面對的危機,保護她們不受暴力傷害。

而這宗兇殘血案亦帶出另一問題。現時香港有超過三十四萬名外傭,她們從自己家鄉來港打工賺錢,和僱主一家人起居飲食朝夕相對。看上去,僱主和外傭關係密切。可是,僱主真的清楚外傭的另一面嗎?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穿上短裙的 Sri在客廳對著鏡頭搔首弄姿跳起艷舞來,並大方在網上直播任人睇。

其實,外傭在打理家務背後,也有自己的生活。每當她們獨自在家或放假外出時,她們就會做回自己最真實的一面。這一面,有好有壞有正有邪,可能令僱主意想不到。

當中有性格豪放的外傭,喜歡在照顧老人家時,對著鏡頭跳艷舞玩直播,甚至沖涼如廁也即時網上分享,更連僱主也攝入鏡頭內。她的 facebook追蹤者,竟然超過六十萬,是一名網絡紅人;另有外傭趁放假時秘撈賣淫,解決生理需要和賺外快幫補生計。

亦有外傭會利用放假日子找另類健康活動,免費幫同鄉化濃妝扮靚,尋找滿足感;也有外傭放棄假日聚餐,寧願組成功夫隊,在維園硬橋硬馬打功夫……。

是堅的,有圖有真相,外傭與我們同居一室,卻有我們不知道的另一面。

網絡大時代之下,不少印傭也喜歡玩直播。來港當了八年傭工的 Sri,原來是網絡紅人,因為她不時直播自己的私生活,而且尺度十分大膽露骨。可能由於直播內容春光無限,她的 facebook追蹤者,竟然超過六十萬,比不少演藝明星和政界名人還要多粉絲。

沖涼如廁也直播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Sri經常流連時裝店,就算跟婆婆買餸期間也會偷偷走去看衣服。

記者發覺 Sri真的有鋪直播癮,而且意識極盡意淫,比真人騷更真實。如她剛起床只戴著胸圍時,會急不及待上線跟粉絲講「早晨」,眼眯眯攬著枕頭,表情挑逗;在客廳時,穿上短裙的 Sri,又會對著鏡頭跳起艷舞來,一邊搔首弄姿一邊刻意露底。

就算是洗澡時, Sri也不放過直播的機會,雖然沒有裸露重要部位,但僅穿內衣褲的她濕著身唱歌,足以惹人遐想。最變態的,是她如廁時也要「分享」。直播的,還有很多很多……。

除了即時直播, Sri還很喜歡在家中拍攝性感照片公諸同好,多數都是打扮得濃妝艷抹兼穿著低胸背心。部分照片疑似露.點,有些則是張開雙腿意識不良。 Sri如此賣大包,難怪她在網絡世界,一直人氣爆燈。

直播中不時見到僱主亦被攝入鏡頭,懵然不知自己正被幾十萬人圍觀。

被罵有辱印尼女性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印傭 Sri主要負責照顧一名坐輪椅的老婆婆,平日衣著樸素的她,與在網上直播時的性感冶艷,完全判若兩人。

而 Sri每次直播時,平均都有逾三萬人觀看,當中有人讚有人彈。有鹹濕佬不斷叫她剝光豬三點盡露,亦有衞道之士叫她「收檔」,喪罵她的行為有辱印尼女性。據知,事件已引起印尼政府關注,當地人形容她的行為已令在港的印傭蒙羞,以及帶來負面印象,有印尼人更寫投訴信寄至駐港印尼領事館。不過, Sri一於少理,繼續直播性感畫面。

透過穿針引線,記者終於成功捕獲這位網絡紅人。

上週三早上,記者看到 Sri陪同一名坐輪椅的婆婆,在柴灣某酒樓歎茶。當時 Sri衣著樸素,與在網上直播時的性感冶艷,完全判若兩人。由於酒樓沒有升降機,只見 Sri會小心翼翼扶婆婆上二樓。坐低安頓後,她又會替婆婆穿上外套以防著涼,其間又會用筷子幫婆婆夾點心和斟茶,照顧得無微不至。其後,她突然又分享症上身,直播自己飲茶的情況。年邁九十的婆婆看在眼裡,可能已習慣了,沒有理會繼續歎茶。

我唔係妓女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由於 Sri的直播內容春光無限,她的 facebook追蹤者,竟然超過六十二萬。

兩人離開酒樓時,記者上前表明身份,問 Sri有關直播的事情。她承認自己的行為,令到印尼很多人談論自己,連當地報章也曾為此報導,可謂紅人一個。「有印尼人去我家鄉閙我媽媽,話我唔知醜,好多印尼女人都唔鍾意我,恥笑我,話我做妓女,但其實根本好多印尼女人都係咁做。」她堅決否認賣淫,但承認自己的豪放舉動,惹來不少男人向她問價及約她上床。

Sri表示在家中玩直播,僱主是知道和允許的,自己沒有刻意隱瞞,又說老婆婆也很喜歡看她跳舞,「僱主一家四口都係女性,如果有男人同住當然唔會咁樣做啦。」她力讚僱主思想開明,已工作了八年,最主要是照顧年紀老邁已九十歲的婆婆,「我同老公一年前離婚,因為佢有另一個女人,上網直播跳舞可令我尋回自我,感到開心及有滿足感。」

梁永鏗律師表示,家傭網上直播疑似露.點或露底片段,有可能涉及發放不雅物品,公開地發放觸犯電腦相關罪行。 Sri坦言並不知情,又說以後會加倍留意,以免惹上官非。

外傭是正常人,她們孤身來港打工,也會感到寂寞。於是乎,有外傭會踩界犯險,在假日時兼職賣淫,尋求生理慰藉,也可賺些外快。

交友 App搵客賣淫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為了吸引嫖客, Kat在手機交友平台上載了多張性感照片。

Sri只是直播艷舞,但有其他印傭更誇張。

目前有一班瞞著僱主經營副業的外傭,多數在手機交友平台搵客。記者開啟手機交友程式搜尋,很快便搜尋到不少上載了性感照片的外傭。她們有些會註明「需要金錢」,暗示可提供另類服務。記者假裝嫖客,在 WeChat聯絡上一名叫 Kat的印傭。自稱二十五歲的她,上載了多張性感照片作招徠。對話時, Kat表明可提供性服務,肉金八百元,又稱「俾多啲錢可享受更多玩意」。

上週日,記者相約 Kat在太子一間餐廳會面。能操少許廣東話的 Kat表示,在港當家傭已六年,現時在美孚新邨負責照顧一名獨居婆婆,她形容婆婆待她如親女兒般,工作量不多,月薪更高達五千元,她說:「佢只係唔太鍾意我夜返,九點返就會話我幾句。」

解決需要兼賺錢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印傭 Kat和記者會面時承認,為了解決生理需要和賺外快,所以暗中經營賣淫副業。

來港工作後, Kat認識不少印尼同鄉。每逢假日,都會相約聚會,聊聊天吃吃東西。但她慨嘆這班同鄉都是「酒肉朋友」,吃喝玩樂多數由她付賬,她開始疏遠同鄉。放假時,寧願獨個兒在旺角朗豪坊飲咖啡。記者問她為什麼要秘撈賣淫,她最初謂遇人不淑,印尼男友一腳踏幾船,她揭發事件後,情緒幾乎崩潰,「佢對我唔住,我就搵男人。」

Kat指出,來港工作的外傭也會有性需要,尋找性伴也很正常,「咁就索性做生意,又可以賺錢。」她透露,自己來自不完整的家庭,母親早逝,父親已另娶再組家庭,所以她每月都要寄錢回家,供養仍在求學的弟弟。她又稱,打算明年返回印尼,協助姊姊做化妝品生意。每個賣淫女子,都有自己的原因,印傭阿 Kat,也有自己的故事。

其實,並不是所有家傭都愛作反,當中大部分都很循規蹈矩。放假時,她們都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解悶。這一面,亦是她們最真實的一面。

健康生活化妝扮靚

每逢假日,印傭 Yanty都會拖著很大的旅行箱,由觀塘跑到荔枝角公園,免費幫同鄉化濃妝扮靚。「都十幾年啦,我本身好鍾意化妝,幫人扮靚大家都開心。」原來, Yanty未來港前,她曾跟家姑學新娘化妝手藝。所以, Yanty放假時都會放下傭工身份,暫時做一個化妝師。

Yanty抵達時,已有十多名印傭在公園涼亭等她,看來她頗受歡迎,有時人多起上來,整個公廁都是扮靚換衫的印傭。

Yanty也快手執拾工具,開始替同鄉化妝扮靚。 Yanty手法十分純熟,不用多久便化完一個,「真係好靚,我都唔敢相信自己可以變成咁嘅樣。」來港六年的 Etik表示,平日工作忙碌,所以都沒時間扮靚。經過 Yanty執一執後, Etik覺得自己判若兩人,並即時拿出手機自拍,「俾屋企人睇嚇我個靚樣。」原來,離鄉別井來港打工的外傭,都喜歡拍照寄返家鄉,讓家人也知道自己在香港的生活。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Yanty稱能夠幫同鄉化妝扮靚,令自己得到很大的滿足感。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印傭 Yanty(左)細心整理同鄉妝容,務求令她們以最佳姿態拍照留念。

鄰居出言單打

雖然 Yanty是熟手技工,但由於太多同鄉排隊化妝,她坦言應付不來,所以她除了替人扮靚,還會教人化妝,「好多朋友以前唔識化妝,依家都學識咗,仲會幫我手添,我一個人做唔曬。」難得一天假期沒有好好休息,反而要頻頻撲撲, Yanty卻說十分值得,「朋友平時無機會扮靚,見佢哋化妝之後好開心滿意,我自己都有滿足感。」

而 Yanty的旅行箱內,放滿了印尼傳統服飾、髮飾、首飾和化妝品等,「如果朋友想著印尼結婚服飾,我都會帶去。」她又說僱主都知道她替人化妝的事,並沒有干涉她。反而她拖著旅行箱外出時,鄰居會出言單打,「咁大個喼,係咪又攞屋企食物出去賣呀?」 Yanty聽到後心裡會很不舒服,「人哋點諗我控制唔到,自己無做錯就得。」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印傭功夫隊功架十足,也十分健康。學員指學打功夫好處多,既可強身健體、紓緩工作累積的勞損,更可作為自衞。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本身是印傭的功夫隊教練 Nuki表示,同鄉放假時練拳打功夫,除可強身健體,還可紓緩工作壓力。

市民反感出位印傭

(大踢爆)你家印傭饑渴的另一面!

梁小姐認為性感直播行為嚴重破壞僱傭關係和信任,對此十分反感。

記者進行街訪收集意見,大部分受訪市民對印傭一般放假節目支持,但對性感直播感到反感,並表示如得知自己僱用的家傭有以上行徑會即時解僱。梁小姐表示強烈不滿,認為問題在這種行為不能讓僱主放心,「唔知我唔喺屋企嗰陣佢會做咩」,行為嚴重破壞僱傭關係和信任。羅小姐則擔心家傭做壞榜樣,「小朋友有機會會睇到」,怕其性感行徑會影響小朋友成長。郭氏夫婦表示不能接受拍攝到家人和家居環境,全無隱私可言。以上受訪市民均有僱用家傭,他們反對的原因主要是家傭工作需要照顧小孩和長者,怕其行為影響家人。

年輕受訪者顏先生和江小姐表示,平日都會用社交平台的直播功能,但亦不認同女傭做法。顏先生指這些暴露的行為應該私底下做,不應公開直播。江小姐則指出這行為太過火,即使家傭工作能力佳,也不能接受其開放的行徑。

文章未完,點擊這裡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