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xiha     2016-11-09     622     檢舉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恭喜特朗普贏得大選!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GreatDaily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2016年11月8日,美國大選的大戲落幕了,

塵埃落定,特朗普險勝希拉蕊,

但是,雖然特朗普當選了美國總統,但是美國現在遭遇的問題和衝突,依然存在,沒有被消除。

不過幸好,希拉蕊沒有上台,不然有很大可能會讓這些問題和衝突加劇。

縱觀整個大選的過程,在美國選民基本盤已經是「藍大於紅」的情況下,川普的支持率十分可觀。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喚醒了白人選民中一部分「沉默的大多數」,也是因為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將民主黨過去的固有領地亞裔選民搶了過來,他成了有史以來贏得亞裔最多並且最積極支持的共和黨候選人。

反水

歷來站民主黨的華人,今年傾向川普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GreatDaily

華裔川普助選團

今年的大選有一個「神奇的」現象,就是長久以來支持民主黨的在美華人群體,開始傾向川普。甚至出現了華人川普助選團這樣的組織。從來不太願意參政美籍華人們,對代表共和黨的川普當選抱有極大的期待和興趣,這是從未有過的。

原因,很簡單。華人真的要被民主黨逼瘋了。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華人老人在美國最高法院門口抗議民主黨的平權法案,這項法案被指將限制亞裔學生的入學人數,對華人和中國留學生來說是一項不平等法案。

作者:強舸,中共中央黨校黨建部教師,政治學博士

來源:澎湃新聞

民主黨政府對華人選擇性執法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GreatDaily

華裔和拉丁美裔非裔同為美國少數族裔,但是卻被區別對待

為什麼特朗普能獲得許多亞裔美國人乃至等待入籍的亞裔移民的支持?

這其實是因為亞裔華裔雖然是少數族裔,但是長期遭受不公平對待。

合法亞裔移民支持特朗普恰恰是因為他的反非法移民主張。

根源在於利益,所謂的「同理心」根本不重要。

相比本地白人,更反對非法移民的恰恰是合法移民。因為非法移民與合法移民的利益衝突,要遠遠大於他們與本地白人的利益衝突。

具體來說,非法移民主要是來自墨西哥等國的拉丁裔,而近年來移居美國的華裔、印度裔等亞裔族群主要是通過攻讀學位、留美工作而取得身份的合法移民。

本來兩者各有不同入籍通道,並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

但是,2008年以來,歐巴馬政府在不斷放寬非法移民入籍條件的同時,卻在合法移民入籍問題上越收越緊。

曾有議員在國會數次提出「針對高技術人才便捷入籍通道」法案,但都被歐巴馬總統或其他議員(多為民主黨籍)以要「一攬子解決移民入籍問題」為由予以否決。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GreatDaily

哈佛亞裔學生建立了 Harvard university not fair網站來抗議不平等的招生政策

現在,許多外籍高技術人才(中國和印度是美國最大的外籍高技術人才來源地)即使畢業於美國大學,長期在美國繳納高額所得稅,擁有美國公司的長期僱傭合同,也必須參加三年一次的H-1B工作簽證抽籤,如果抽不中就必須離職回國;

即使抽中,如果超過6年還沒有拿到美國居住權也必須回國。

實際上,這種抽籤對作為僱主的美國企業也是一種打擊,因為他們無法確定他們僱傭的員工能否繼續工作。

如果沒有抽中H-1B工作簽證,很多亞裔高技術人才為了繼續留在美國,只得再去申請攻讀一個碩士學位以獲得教育簽證,他們有可能真的就讀,也有可能只是空掛學籍。

然而,最近兩年美國政府對「空掛學籍」現象打擊愈加嚴厲。為了打擊「空掛學籍」,FBI甚至頻繁使用「釣魚執法」。

即FBI註冊一個假學校,主動向沒有抽到工作簽證的亞裔學生宣傳可以提供「空掛學籍」服務,吸引他們繳費註冊之後,再予以逮捕。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GreatDaily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SCA5法案引發了華人群體的強烈抗議

民主黨出於選舉利益的亞裔歧視性政策

過去,民主黨一直被認為是維護少數族裔利益的政黨。早期的亞裔移民也與今天的拉丁裔移民類似,許多都是受教育程度低的、甚至一句英語都不懂的非法移民,因而他們也曾實實在在地受益於民主黨的許多政策。對投票支持民主黨的白人選民來說,他們大多也真的相信「人權」、「自由」等等說辭,所以支持對「少數族裔」的傾斜政策。

然而,對民主黨精英來說,近年來,他們對「少數族裔」概念的界定越來越受制於其選舉利益。他們真正重視的少數族裔只有選票眾多的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國人。同時,他們又不能讓占美國人口的六成的白人付出太多。在這種情況下,人數最少又一向不關心政治的亞裔就受不到絲毫「少數族裔優待」,甚至成為被剝奪的對象。

幸好希拉蕊沒當總統 不然對留學生和華人是壞消息(組圖)

GreatDaily

2016年美國大選是華人在美國參與政治的一個轉折點,這一年許多華人為了抗議民主黨的不平等法案而選擇支持川普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亞裔最多的加州(民主黨鐵票倉)議會民主黨黨團在2013年提出了SCA5法案,即公立大學在招收學生前要充分考慮族裔平衡。當前加州公立大學系統中,亞裔學生比例是35%,該法案要將這一比例壓縮到與亞裔人口比例持平的13%,多出的名額交給非洲裔和拉丁裔。雖然該法案當時因為亞裔的廣泛抗議和共和黨議員的堅決反對才沒有通過。但是全美的亞裔在這一事件中已經深深的被民主黨傷害了。

更進一步來說,當前各州議會尚處於各方勢力能夠相互制衡的狀態。可是,如果1200萬非法移民按照希拉蕊的承諾成功入籍,獲得投票權,那麼必將徹底改變加州等南部各州乃至美國國會的政治版圖。到那時,會有越來越多議員為了討好拉丁裔等巨大票倉而提出或支持類似於SCA5的法案,最終,亞裔年輕人有可能SAT成績比其他族群高出好幾百分、各類證書社會服務一大堆,也會僅僅因為膚色不符合要求被心儀的大學拒之門外。

從政治理念上來說,歐巴馬和民主黨人的訴求都已經徹底超出了「平權」和「積極自由」等西方左派傳統核心價值觀的範疇了(通過外力「平權」以教育、社會保障等方式提供「積極自由」的目標是為個人提供起點的平等,而按膚色招收學生則是直接干涉結果了,是違背「自由」原則的)。對亞裔來說,他們努力工作,交高額稅負,卻最終工作都有可能因為種族原因不保。特朗普反非法移民、反對按膚色配給資源等主張可以說直擊他們的核心利益,自然會贏得擁護。

而將延續歐巴馬和民主黨政府移民政策和平權政策的希拉蕊一旦要是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只會讓這種不公平的現象愈演愈烈,如果她當選,那麼對華人和留學生們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不過幸好,她沒當選。